rss 推荐阅读 wap

智能在线 - 人工智能科技聚合推荐平台

热门关键词:  as  test  xxx  云南  请输入关键词
首页 今日推荐 人工智能 手机电脑 信息发展 数码科技 环保节能 系统研究 互联天下 航天通信 创新创业

市值从300亿跌到20亿守着百亿存货东方金钰家里有矿?

发布时间:2020-05-23 03:59:38 已有: 人阅读

  东方金钰从事珠宝首饰的设计、采购和销售业务,其主要产品是翡翠,号称A股“翡翠第一股”,上市以来斩获荣誉无数。

  主营业务B格高,商业模式也简单,连名字都起得好听,这使得“珠光宝气”的东方金钰在割韭菜方面也拥有了得天独厚的优势——5年前我在证券公司搬砖的时候,它就是股民最爱讨论的股票之一。

  2015年公司市值最高时一度超过300亿,而时至今日,已十去其九。从高岭之花到沦落风尘,东方金钰仅仅用了五年时间。

  在“资本运作”和“市值管理”这两个神仙领域,东方金钰是老手。通过利好拉高股价,配合定增融资。

  2015上半年,东方金钰公告业绩暴涨300%,同时抛出80亿定增计划,拟布局时下大热的“互联网+”和“珠宝金融产业链”;而大招则是市场风传泽熙入股,使得东方金钰化身为“徐翔概念股”,昂首跨入的涨停敢死队的行列。

  在一连串利好消息的刺激下,东方金钰果然收获了一连串的涨停板。2015年7月2日,股价盘中突破20元/股,迎来了历史最高光时刻。

  后来证明暴涨的业绩是瞎编的,80亿定增也因为徐翔归案、P2P跑路等负面事件而告吹;但许多散户却被留在了山顶。从2015年6月30日到12月31日,东方金钰持仓股东户数从1.5万户激增至9.1万户,其中多数,都将血本无归。

  定增告吹以后,东方金钰大量进行,并于2017年3月发行了7.5亿元的公司债券。到2017年6月30日时,公司带息债务规模已高达82亿元,较之2015年增长了1倍多。而相应公司多项偿债能力指标也出现恶化。

  债务风险终于在2018年集中爆发。2018年5月18日,东方金钰公告称大股东兴龙实业所持公司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7月4日,陆金所代销的同吉8号逾期,底层借款人正是东方金钰。在上交所的要求下,7月26日,东方金钰发布了《关于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承认有到期未清偿的债务9.16亿元。

  2017年6月,A股大盘下跌的比较厉害,东方金钰的董事长赵宁就发了一份《倡议书》,倡议公司全体员工要看好公司的长期投资价值,积极买入东方金钰股票;并承诺若因增持股票产生的亏损,由董事长予以全额补偿;收益则归员工个人所有。

  但五个月以后,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来了。11月24日,东方金钰发了一个公告,称控股股东拟在未来半年内减持不超过1.08亿股(其实大股东在9月已经减持过一次)。

  针对媒体的质疑,东方金钰还振振有词:之前倡议公司员工增持及控股股东减持主要鉴于近期市场出现非理性下跌;但本次减持则是根据控股股东业务经营的资金需求。

  前面讲过,东方金钰为拉高股价把“互联网+”、“产业链金融”、“徐翔概念股”、“高送转”的故事讲了个遍,但现在市场越来越聪明,光讲故事不好使,还讲究“业绩支撑”。

  从报表中发现,东方金钰2015年-2017年的收入和利润跟打了鸡血一般,后来证明这些数字里面被灌了水。

  2020年4月29日,东方金钰收到了证监会送来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其中披露了其财务造假过程。

  ,与我们之前看过的索菱股份(《爱我一次,给你一刀》)、航天通信(《70亿巨坑,财务造假花样百出,央企背景也得退市》)等案例类似。

  根据证监会的调查结果,2016-2018上半年,东方金钰分别虚增营业收入1.42亿、2.85亿和1.2亿元,虚增利润总额9504万、18448万及7900万元。

  一方面,兴龙实业通过股票质押获得了大量现金,到2018年1月公司停牌前夕,兴龙实业已质押了其所持股份的99.98%,即便按照4折的质押率,推算从中融得的资金大致在16亿以上。

  另一方面,兴龙实业也通过减持进行了套现。最主要的两笔减持出现了2017年9月和2018年1月,合计减持了3000万股,对应的市值约为3亿。

  也就是说,在2016-2018年,兴龙实业利用质押融资和减持直接获得的现金应在20亿左右。

  公司值多少钱,只有老板自己心里最清楚,但20亿的线年分红也未必有这么多。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人想去交易所敲钟的原因。

  即先利用上市公司平台融资,然后再把上市公司掏空。这个套路并没有在本次监管调查中被核实,所以只是推断。

  2018年7月26日,东方金钰在监管要求下披露存在到期未清偿的债务9.16亿元,另有未到期债务73.43亿元以及36.75亿元的体内关联担保。

  这意味着从东方金钰及其关联方利用上市公司信用从金融机构借来的钱合计约为120亿,甚至高于公司总资产规模。

  公司找金融机构借钱会形成负债,记录在资产负债表上的负债,可以通过资产科目大致判断其去向;但没有记录的“账外负债”,就很难监控其流向了。

  我们来看2018年底东方金钰的资产负债表,其短期借款11.3亿,长期借款(含1年内到期的)为50亿,应付债券7.5亿,

  三者加在一块都没有披露的债务规模多,这说明“账外负债”大概率是存在的,即上市公司借的钱被悄悄挪作他用了。

  东方金钰的存货是在对外采购的过程中形成的,在监管要求披露的2017年公司前五大供应商中,有两个自然人,采购金额高达4.2亿元。另外两个小公司叠翠丹霞和尚伊珠宝均是新注册,并很快注销,证实其股东都和东方金钰实控人赵兴龙关系密切。

  假设这些难以查证身份的供应商都是实控人的潜在关联方,那么是否可能通过不靠谱玉石收购交易,将上市公司借来的钱,披着合法的外衣挪作他用呢?

  首先是2015-2017年东方金钰来了一波“借钱买玉”的操作。东方金钰2017年底列报的存货较之2015年底增长了72%。

  根据2019年年报,东方金钰存货占总资产的比例已非常高,大概在75%左右。这个比例在A股近4000家上市公司中能够排进前10,而排名靠前的绝大多数都是房地产企业。

  最后是这些存货的存储方式很值得推敲。根据东方金钰的公告,公司大量玉石都存在位于深圳盐田区黄金珠宝大厦8楼D的仓库里,大概100多平米吧。

  价值近百亿的存货,堆在100多平米的房间里,这是个什么感觉?阿里巴巴的山洞是么?不怕贼惦记么?

  结合上述情况,东方金钰的存货存在被高估的风险。虚高部分的存货则很可能是虚构利润及挪用资产的“遮羞布”。

  2015年以前东方金钰的应收账款平均只有几千万的水平,而到2015年上半年却突然激增至7.2亿,与此同时,公司账面还出现了高达3亿的应收票据。东方金钰并未对上述变动合理解释,也未披露前五大客户的明细。

  2016年控股股东云南兴龙连续进行7笔股票质押,当年合计质押4.49亿股,质押比例高达99%;直至2018年1月股价“闪崩”,质押比例持续居于高位。

  2019年公司巨亏20亿,贡献最大竟然不是资产减值,而是财务费用。当年的利息支出已经高达10亿元,占到公司市值的一半。近百亿的债务悬顶,积重难返。

最火资讯

首页 | 今日推荐 | 人工智能 | 手机电脑 | 信息发展 | 数码科技 | 环保节能 | 系统研究 | 互联天下 | 航天通信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智能在线 www.chinaznews.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