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币的前后反复与李林的自我矛盾

2018-10-11 10:57:35 整理编译 智能在线
浏览 评论

   

李笑来最好的想法永远是下一发,BM最好的技术会用在下一个项目。

就像关于火币的新闻有很多,而最真实的永远是下一个。

当打脸成为一种习惯

09月13日,火币放出消息,称已经收购日本数字货币交易平台BitTrade的全部股份。BitTrade持有日本金融厅(FSA)授权颁发的数字资产牌照,是16家拥有合法牌照的交易平台之一,火币将借此进军日本市场。言下之意,路人皆知:这是火币全球化**的一小步,也是虚拟货币行业的一大步……

然而很快,链得得便把真相公之于众:日本金融厅于9月12日召开第5次数字货币交易业者研讨会,并公布了牌照申请的裁决情况。在16家参与申请的平台中,只有3家有望赢得最后的角逐。而被火币当成日本市场敲门砖的BitTrade并不在其中。

火币的前后反复与李林的自我矛盾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次势大力沉的打脸。不过有意思的是,这种鼻青脸肿的笑话,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火币身上。

比如今年四月份,火币发布消息称:与区块链集团达成合作。结果很快,区块链集团便不无嫌弃地发表声明:本集团并无与火币集团订立任何协议或维持任何合作关系。火币没有办法,只好通过官方渠道澄清:自己合作的公司是澳大利亚的Blockchain Global,因为没有中文正式名称,所以在进行新闻报道时直译为区块链集团……

文字游戏没玩好,自己凑上去接了一巴掌。

火币真正厉害之处在于:有时候不等别人动手,就自己来上一巴掌。比如火币刚成立四个月,便放出豪言壮语:宣布永久免除比特币交易的所有手续费。然而在2017年时又恢复了收费。火币这种前后反复,与创始人李林的自我矛盾如出一辙。

双标,是李林的一贯原则

今年9月1日,李林发了一条朋友圈,怒斥区块律动是“专业黑火币三十年”。因为这家媒体发了一篇中心思想为“李林要借壳上市”的文章。

火币的前后反复与李林的自我矛盾

李林先生情绪激动,言辞激烈,一副“你要是敢站在我面前,我就喷你一脸口水”的凛然模样。但是这种满腹委屈的反击,并没有获得大家的舆论支持。因为圈内人都知道:火币有一个近乎偏执的爱好,那就是收集圈内媒体。有的靠投资诏安,有的靠砸钱拉拢。比如币世界、一本区块链、核财经。

火币的前后反复与李林的自我矛盾

事实证明,火币在媒体方面的**确实是一步损人利己的好棋。毕竟左右舆论的收益,要远远高于收买媒体人底线的支出。这些投身于火币的媒体,做起坑人诛心的事儿来自然是不遗余力:一方面鼓吹和粉饰金主,一方面抹黑和打击竞对。

对金主和友军,是一种画风:

火币的前后反复与李林的自我矛盾

对竞对和非合作方,又是另一种画风:

火币的前后反复与李林的自我矛盾

币安OKEX、Fcoin沦为难兄难弟,被这些黑出水平、黑出高度的媒体搞得不胜其烦。比如:一本区块链写过两篇神作:一篇写币安要买岛发币,建立区块链王国。一篇暗指币安就是打劫头部交易所的“黑暗幽灵”。

火币的前后反复与李林的自我矛盾

最后,身为圈内一姐的何一不得不亲自下场辟谣,手撕黑公关,怒斥媒体为金主“干爹”献上膝盖和节操的无良行径。而徐明星就更惨了,连何一这样的公关先锋都没有,只能自己跑去对话媒体。

所以,当李林因为区块律动的一篇文章而跳脚叫屈时,绝大多数人难免暗自腹诽:你手里握着一支如臂使指的媒体大军,自己就是操控舆论的大户,好意思说别人吗?

黑别人时理所应当,一旦被黑就大声卖惨。语文老师说:这就叫做双标。

一手友情,一手绝情

李林有一个习惯,那就是经营自己的友善形象。比如:别有用心地力挺友商,替曾经的合伙人站台,夸赞以前的同事……

7月26日,李林在参加链得得的“吐槽大会”时,对前任火币CTO,智能在线网,现任“竞争对手”张建好一顿夸:“他是一个非常有想法、非常拼命,而且对于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狂热的人。”后来,李林还帮张建辟谣,亲自澄清了“盗币事件”。

一些不知晓其中利益纠葛的人,都觉得李林这人够友善:都成为你死我活的竞争对手了,还能不吝赞美地为其造势。然而事后,有媒体扒出了李林和张建背后的利益链,向外界曝光了火币系黑公关势力帮Fcoin造势的种种手段。众人这才惊觉:所谓的惺惺相惜,原来只是商业互吹。后来,张建的Fcoin交易量暴跌96%,陷入风雨飘摇的时,李林也就没了互吹的兴致。

火币的前后反复与李林的自我矛盾

无独有偶,当火币联合创始人杜均被扣上“庄家”之名后,李林力挺哥们杜均,声称媒体有失公允,乱扣帽子,“杜均的性格还是挺好的,比以前我们合作的时候好多了,这事要换成我,早开撕了!”

不知晓其中利益纠葛的人,又要觉得李林友善了:都不一起合作了,还以哥们相称,仗义出言。然而在火币更改HADAX规则时,惹怒了“性格挺好”的杜均。杜均宣布节点资本退出火币的超级节点,并送上了一记毫不客气的中指。李林也不再以哥们儿相称。

火币的前后反复与李林的自我矛盾

拿不起,又放不下

李林曾经说过:到2019年,不管火币网那时候会怎样,我都会放手。

事实真是如此吗?

李林这一年来的动作,丝毫没有放手的意味,反而是抓得更紧了。不仅斥资购买桐成控股的股份,还频繁进行人事调动,拉了4名新高层入局:庞白雁、于佳宁、Frank Fu,以及兰迪·扎克伯格,似乎想要以此来制衡朱嘉伟带头的另一阵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门派,但是一个立志要当甩手掌柜的人频繁运作,不是很奇怪吗?

火币的前后反复与李林的自我矛盾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李林放不下,那他能拿得起吗?

李林对火币的过于乐观,导致了公司因急速膨胀而架构臃肿,最后不得不以裁员的形式进行瘦身。HADAX规则调整了好几个版本,除了引发诸方不满,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最后只能免去霍力的副总裁职位,以此来缓和与投资机构的关系。李林对技术的错误估计,导致火币合约产品屡次推迟,最后陷入“狼来了”的尴尬境地。近几个月来,火币的贪腐问题更是满天飞……

李林拿不起,放不下,却又立下Flag要放手,真是不能更矛盾了。

李林掌舵下的火币,一片虚假繁荣:架构臃肿,内部贪腐、争权夺势、技术停滞……仅剩下一群媒体再鼓吹造势。如果明年李林如期退出火币,或许不是他自己宣称的放手,而是不得不走。